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紫金陈会成为中国的“东野圭吾”吗?_风闻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1/11/02 Click:
html模版紫金陈会成为中国的“东野圭吾”吗?_风闻

方歌 | 作者     周矗 | 编辑

东野圭吾和日本大众文学的最高奖??直木奖,有7年的“孽缘”。

1999年,他的作品《秘密》止步直木奖最终决选,而后出版的《白夜行》《单恋》《信》《幻夜》尽管4次入围,但却都与大奖擦肩而过。五度错失日本大众文学的最高荣誉,这是日本文坛最另类的记录。

直到2006年,东野圭吾终于凭借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拿到了直木奖。

这本小说带来了最好的诡计和最纯粹的爱情,同时也让东野圭吾成为日本推理小说史上,罕见地拿到江户川乱步奖、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“和直木奖的“三冠王”,从而奠定了他“日本推理第一人”的地位。

截至那时,他有近60部作品成功出版,其中9部作品被影视化。毫无疑问,东野圭吾的“悬疑宇宙”已经成型。

在2007到2017这十年间,东野圭吾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势如破竹,根据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《解忧杂货铺》两部小说改编的影片在国内上线,票房均破2亿。同时,东野圭吾在国内出版的图书累计销量也达到2300万册,几乎成为了中国读者最熟悉的推理小说作家。

然而,2020年,一位中国作家突然打破了东野圭吾在国内的“垄断”地位,他的名字叫作紫金陈。

图源:@豆瓣电影

这一年,根据他的小说《坏小孩》和《长夜难明》改编的《隐秘的角落》《沉默的真相》在爱奇艺迷雾剧场播出。《隐秘的角落》里的“爬山梗”大火,豆瓣近90万人打出了8.9的高分;《沉默的真相》更是以9.2(现在已降至9.1)的成绩拿到2020年豆瓣电视剧最高分。

据紫金陈透露,当时《坏小孩》卖到脱销,出版社加印了三次。书旗小说显示,《隐秘的角落》开播后,《坏小孩》的阅读用户数周环比上升5倍,成为该APP出版类小说热搜榜第二位。

成绩斐然的紫金陈,决定继续走影视化的道路。在10月20日的优酷“2020精品先鉴会”上,他宣布要和优酷携手在未来推出十部剧集。

曾经在吐槽过“怎么看谁都说抄嫌疑”的紫金陈,真的会成为中国的“东野圭吾”嘛?

他们如何成为“畅销君”?

“版权晚一点卖也是没关系的,那样你会卖的更贵。”

2020年《隐秘的角落》和《沉默的真相》爆火后,fdsfds,紫金陈想劝劝写《坏小孩》时候的自己。

时过境迁,《沉默的真相》10月6日才在釜山国际电影节拿了“最佳流媒体原创剧集大奖”,爱奇艺迷雾剧场却在第二季出师不利,首部播出的《八角亭迷雾》只收获了豆瓣5.7分。网友们一边感慨是不是期待拉得太高,一边调侃“果然不能没了紫金陈”。

但那个说着“金钱是我最大的写作动力”的紫金陈,却在10月20日的优酷“2020精品先鉴会”上,宣布交到了新朋友??他将与优酷携手,在未来五年推出十部剧集。

除了覆盖“女性悬疑”、“城市透明人”、“迷雾重重”三个系列的十部剧集,优酷还将开发两部小说IP改编的院线电影。其中,“女性悬疑”系列三部曲暂定名《双星》《灰色漩涡》《深坑》,“城市透明人”系列着眼被人们忽视的职业及其背后的欲望和情感,“迷雾重重”系列将以“旧案重启”为主题。

改编作品出圈,口碑热度兼具,被平台争抢的紫金陈,似乎成了中国版的东野圭吾。

图源:哔哩哔哩截图

说来巧合,这二人都有一段“不务正业”的经历。

在成为职业小说家之前,东野圭吾曾是一个电气专业的技术工程师。频频出错,在专业上没有建树,工作的不顺让他起了转行的念头。1991年,他在逛书店时偶然翻开了《原子炉杀人事件》,书后的乱步奖评选及投稿事项让他决心试一试小说家这条路。

紫金陈转行的理由更简单:工资太低。从浙江大学水利工程专业毕业后,他选择在一家证券公司里工作。2010年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了996的工作模式,但工资只有三千出头,这促使他成了网络小说家。从2015年开始,紫金陈的所有作品都是“未写先卖”的。

编剧方方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适合改编小说需要有一个完整的世界观或者一个完整的人物关系,而写得好的现代小说在市场上是最热门的品类之一,因为通常它们把两点都做到了。

紫金陈的作品就是这个类型。

在看《隐秘的角落》之前,方方就看过《坏小孩》,那时她就认为这是一部适合影视化的作品,“因为里面一直在写人物做了什么事情,有什么样的事件发生。”

比起小说,剧本更注重人物内心的外部化。方方举了个浅显的例子,一个人被裁员了,他走出办公室后没注意到脚边的箱子,摔了一跤,这叫外部化;一个人被裁员了,他很失落,这叫内部化。大段的心理描写,很容易出现“干巴巴”的画面,因为人物的心理很难拍出来。

图源:@豆瓣电影

在方方看来,如果作品里有大量的氛围描写和人物对话,在改编上是有一定难度的。比如张爱玲的作品,美妙的文字和大段的氛围是她的优势,但她的小说确是业界公认的难改。

“很多时候作者写对话,只是为了增加人物间的互动。但是剧作基本上每一场戏都要推动剧情发展,或者有它的戏剧目的。”

而流畅的剧情逻辑,就是紫金陈作品的优势。《沉默的真相》中,高局长推荐严良参与专案组,张超建议严良从江阳的案子入手,李静引出侯贵平,陈明章引荐朱伟……每一个情节,都有着明确的作用。紫金陈在接受《中国青年报》的采访时也表示,自己一向是把情节和可看性放在第一位的。

可看性也恰恰是东野圭吾深受大众喜爱的原因之一,他的小说一般只有三百页左右,篇幅不长,但着重案件的描写,细节和信息也很充足。

比如35万字的《白夜行》里,囊括了二十多年的时间线和十四个案件。《恶意》在写对话的同时,也会加入“加重了‘君’这个字的读音”,“用下巴示意右边的副驾驶”这样的细节描写。

与此同时,东野圭吾擅长从不合理处写出合理的故事,每一次反转都合乎情理。

《恶意》的反转就很惊喜。开头就被指认成凶手的野野口修供认不讳,各种证据证实了他是个被好友威胁、长年生活在压力之下的可怜人,也因此有了杀机。但东野并没有将凶手反转,野野口修的确杀了好友,却仅仅只是因为嫉妒,因为单纯的恶意。

正是这样的精巧构思,用细节把真相抽丝剥茧的写法,让媒体感叹他的作品“永不过时”。

 图源:@豆瓣电影

编剧耳西同样很看重原著的时效性。从作品出名到真正影视化,其中大多经历了三至五年的时间。从前流行的人设和故事,放在现在来看也许非常不合理,“比如五年前大家都很喜欢傻白甜,但现在更喜欢大女主”。

但时效性似乎也没有制约紫金陈,《隐秘的角落》《沉默的真相》后网友回看他的作品,反而看到了他的前瞻性,尤其是《长夜难明》里,他竟然成功预测了白酒股票上涨。

在影视化这条路上,紫金陈的确走出了东野圭吾的样子。

紫金陈不是东野圭吾

《隐秘的角落》《沉默的真相》双双走红后,紫金陈在豆瓣的存在感突然升高了,只不过是因为被嘲文笔太差。

“眼泪如兰州拉面般滚了出来”“保安伸出大手,像印度飞饼一样拦在了他面前”这两个比喻成了被嘲的重灾区,有网友甚至吐槽“他是专门在饿着肚子的时候写小说”。

在咪咕阅读咖的采访中,他操着象山口音,控诉豆瓣网友发言歹毒,随后咧嘴一笑,表示自己已经不在意了,毕竟图书的销量上去了。

5月,因为腰肌劳损治疗不当,一位被中医坑得直不起腰的陈先生,在《1818黄金眼》的镜头里显得不太聪明。他发际线有些高,带着半圆框眼镜,穿着白色五分裤,缠着腰封,在宁波的街道接受采访。

这位陈先生就是紫金陈。节目播出后,他在微博预告了接下来的作品,“我后面的三部剧内,仁医堂和唐显友(紫金陈治疗医生和所属医院名字)的真名,一定会成为重要情节出现在剧里。”

图源:哔哩哔哩截图

一次次走进大众视野的紫金陈“人设”很丰富,爱钱,爱吐槽,高学历,但也会被骗,有点记仇,又有点沙雕。和紫金陈的“亲民”比起来,大部分人对东野圭吾认知只停留在他一系列的代表作。

这也证明了东野圭吾作品强大的影响力。截至10月,他已经有37部作品被影视化,《流星之绊》更是以平均16.8%的成绩位列日本2008年秋季剧的收视率榜首。其中,更不乏很多“出海”的IP。

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《解忧杂货铺》于2017年在国内改编上映;《白夜行》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则分别于2009年和2012年被韩国翻拍成电影;《绑架游戏》于2020年被改成迷雾剧场之一的《十日游戏》;由《回廊亭杀人事件》改编的电视剧和电影,也预计于2021年Q4季度和贺岁档分别上映。

这样火遍亚洲的IP和影响力,是目前的紫金陈还达不到的水平。

1999年到2018年之间,东野圭吾保持着一年至少两本作品的出版速度,11年时更是出版了6部作品,高产能力毋庸置疑。尽管作品的质量参差不齐,但东野圭吾的作品储量,却能支撑得起大量的影视化改编。

而当优酷与紫金陈五年10部的计划宣布时,网友们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??拍什么?

从2007年到2020年,紫金陈共出版了12部作品,其中最出名的三部曲《无证之罪》《长夜难明》《坏小孩》已被影视化,不少网友猜测接下来将是《高智商犯罪》系列和《低智商犯罪》的影视化。

但从优酷已透漏的战略来看,五年十部的计划更倾向于全新的创作,这意味着需要紫金陈平均一年两部的创作速度,在此基础上还需要留给编剧团队修改的时间。

 图源:@豆瓣电影

2012年,紫金陈在天涯论坛连载第一部推理小说《谋杀官员》,并在12至13年间完成该系列的四部连载(出版时更名为《高智商犯罪》)。但高产的12年之后,紫金陈的创作速度开始有了下降。14年出版了两本新作,17年、18年、20年分别只出版一本新作(不包括《高智商犯罪》系列)。

如果是这样的速度下,五年十部的计划似乎有些困难。合作消息发布当日,紫金陈在微博回复网友称自己精力有限,并不会参与编剧任务。

但编剧耳西对此其实并无担忧,她认为所有的合作肯定是因为作家能够完成这样的工作量才开启的。

方方也证实,在改编IP的过程中,作家的意志非常重要,大部分团队都会主动和作家联系,考虑作家的感受。她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“大家都比较尊重作家的意见”。

“XX宇宙”值得被提前收购吗?

从争抢流量、争抢IP再到争抢作者,平台的抢人大战从未休止。

流量为王时期,演员的作品只在同一平台播出的现象并不少见。《陈情令》后,肖战参演的剧集基本只在腾讯视频独播。

平台对于热门IP的争抢和开发也在持续进行,《盗墓笔记》系列共被改编为七部作品,其中《老九门》《盗墓笔记》《终极笔记》《重启之极海听雷》于爱奇艺播出,而《云顶天宫》《怒海潜沙&秦岭神树》《沙海》则在腾讯视频上线。

IP大火后,平台将视线转移至作者身上。

2019年,爱奇艺绑定马伯庸,计划推出以《洛阳》为代表的系列作品,并命名《风起》系列;2020年初《司藤》在优酷、爱奇艺播出正热,腾讯却抢先一步嗅到商机,在尾鱼所著小说《枭起青壤》仅完结14天后,就将其与《四月间事》《西出玉门》《三线轮回》《龙骨焚香》四部作品,共同收录到腾讯剧集的“尾鱼宇宙”。

编剧耳西对平台和作者绑定合作的现象比较乐观,在她看来这种合作是双赢的状态。当视频平台和作者绑定合作后,平台会以最大的力度寻找合适的编剧,并且给出合适的资源去推动影视化。

平台本身拥有自己的播出渠道,如此一来便省去了谈平台的流程,会吸引到更多投资人来做支撑,或者平台本身就有足够的基金支撑作品前期的完成。

除了资金充足和渠道优势,平台还有自己的营销和宣传方式。视频网站主页推荐位、站内贴片广告等等都将成为推荐剧集的手段,给了剧集更多成为“爆款”的机会。

“相对来说,和平台合作的话,对影视作品的质量是有保障的。”耳西说。

腾讯的“尾鱼宇宙” 

图源:新浪微博@腾讯视频

但现况是,尽管平台将人气作者“抓在手里”,但IP宇宙的成功似乎并不只依靠于作者。

近年来被毁掉的IP并不少见。天衣有风在起点女生网连载的《凤囚凰》,2014年起多次再版,同名百度贴吧有近10万粉丝,可这样的大IP也没能逃过被毁的命运。

影视化时,主创团队将穿越来的女主改为伪装成公主的杀手,但后续情节却并未进行相应的修改,女主对暗杀对象的生活环境一概不知,既显得女主愚钝,又显得整个暗杀故事线的可看性岌岌可危。导演于正曾在《凤囚凰》播出前预言“原著党肯定满意”,却不意外地被疯狂打脸。

2021年10月上映的《第一炉香》,也是一部整个主创团队“理解偏差”的作品。《第一炉香》原著是张爱玲于1943年创作的中篇小说,以少女葛薇龙如何一步步堕落的故事为主线,展现了殖民地时期香港上流社会纸醉金迷的战前现实,呈现出普通女子和社会现状的悲剧与苍凉之美。

2020年12月,马思纯在微博上发布了《第一炉香》读后感,以证实自己饰演葛薇龙的消息。然而,她的读后感被网友群嘲“你根本不懂张爱玲”,因为她的那句“爱,不是一个人的卑微。而是两个人的勇敢。”听起来更像饶雪漫的读后感。

编剧王安忆也因为把底色悲凉、有着社会批判属性的青楼文学,改编成“爱而不得,青春伤痛文学,偶然还似乎是喜剧电影”,从而使电影口碑大跌,豆瓣评分仅为5.5分(截至10月28日)。

不仅如此,看过《第一炉香》后,大部分的影评都在感叹,这部电影的选角适配性怎会如此之低。一个皮肤黝黑,一个五官圆润,与原著里“嘴唇苍白”的乔琪乔和有着“粉扑子脸”的葛薇龙相去甚远,比起《第一炉香》,彭于晏和马思纯似乎更适合演《骆驼祥子》。

同样是2021年播出的《天龙八部》,也在改编这条路走得更偏。剧中白澍饰演的段誉嘟嘴咬唇爱撒娇,初见王语嫣直接失禁,无论是在演员的人物诠释还是人设上,都与书里那个温文儒雅的小王爷毫不相关,毫不意外地获得了3.5的豆瓣低分。

 图源:@豆瓣电影

这些大IP的失败改编,也说明IP影视化以及IP宇宙的成功,并不是仅靠追根溯源就能实现的。一部好IP并不能成为影视化成功的担保,从制片到导演到编剧的整个主创团队,首先要对原著有着足够正确的理解,最好的情况是要认同原著的精神内核。

而演员的选择,也面临着形象差,演技糟,性格作,爱“翻车”等一系列的问题和隐患。当演员足够符合原著时,市场的反馈也有目共睹。

2021年播出的《你是我的荣耀》中,杨洋饰演的学霸于途和迪丽热巴饰演的女明星乔晶晶,也正是因为足够符合原著,符合原著粉的心理预期,而受到了大众的认可,豆瓣评分达到6.9分,评分人数已经超过30万。

但方方透露,大多数时候IP的决定权只在制片人身上,主创团队可能对原著本身并没有多大的热情。“而且有时候给到原著时,时间要求很紧,根本来不及好好琢磨。”

同时,在演员的选择上,流量和热度对定角的影响非常大。很多情况下,被敲定的演员就是热度最大的演员。

图源:@豆瓣电影

IP改编的困境,意味着紫金陈宇宙的推出,表面上是平台的一次IP抢占,实际上却是一场从IP到制作到营销的持久战,而就算是成绩优异的优酷和紫金陈,也将再一次面临市场的考验。

悬疑题材日益火热的当下,在很多推理迷看来,紫金陈的作品并不算逻辑至上的本格推理,而是有着东野圭吾的“社会派”特质,这样的作品经常处于鄙视链的底层。

但正是《坏小孩》和《长夜难明》这样的“社会派推理”,成了更多读者乃至观众走进推理小说的契机。

无论紫金陈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东野圭吾,中国推理都需要更多这样的“领路人”。

(方方、耳西均为化名)

阅读【娱刺儿】原文

相关的主题文章: